那座旧车棚更激起我无限的回忆


  四年的警校生活,留给我最多的是遗憾。读着老的过时的教材,听着急着将我们送出学校的教师的授课,考上警校的欢喜早被丢到了九霄云外。然而,最大的收获就是结识了我们的警体老师张老师,他是兄长,是恩师,是他将我带上了拳击台。
  那座旧车棚更激起我无限的回忆
  拳击是真正的身体对抗,是智慧、毅力、体力的比拼,没上过拳击台,永远不会体会到那种力的抗争。那种血花飞溅、那种大汗淋漓,那种越战越勇的激情,至今无法忘怀。那个年代,我所在的城市没有拳击队,我们学校的拳击队代表我们市参加了多次全国全省比赛,我只赶上了一次。那时还小,体会不到世间的险恶,比赛是在九月进行,正好是我们暑假结束后,因为校方怕张老师出成绩,否决了张老师提出的提前一个月集训的建议。我们这群在家里休息了两个月的选手,一开学就受了魔鬼式训练,每天都要进行不少于四个小时的训练,最主要的是拉体力,在拳击台上的三个回合——九分钟,那是心跳达到一百八十余下的运动,没有体力就意味着失败。
  那座旧车棚更激起我无限的回忆
  参加比赛时,与我交手的是一名保定的选手,身体优势明显好于我,当裁判的哨声一响,我们两人就如同斗急了的公牛,拳拳相交,完全没了章法、策略,大约有那么一分钟左右,我们都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后侧、躲散、侧步等都用了起来,用教练的话说“前一分钟,就看到两蛮汉,好象街头打架”,下一分钟,才是两个拳手。那次我坚持到第三个回合就体力不支了,输了比赛。我的对手连赢三局,得了冠军。这一次经历,我终生难忘,能够走上拳击台是我的荣幸,虽然失败着走下了,但我自豪的说我经历了。
  
  怀着一颗激动的心,回到了生活了三年的初中校园。在这里,我度过了三年的紧张学习生活,是我收获的年代。
  
  伫立于空荡荡的操场上,有一种离别游子归家的感觉,这是别离了两年的校园。一草一木是那么的熟悉,它们或多或少都曾沐浴过我的汗水。回首凝望,紧张而又多彩的中学生活已是过眼云烟了,而当心中的那根弦被触痛时,发现一切都是无法挽回了。我们都已成了过去时。
  
  篮球场上,那矫健的身影是否还在奋力扣杀,英勇拼搏;阳台上,以地为席,高谈阔论的“大阴谋家”是否依旧呢?丁香树下,三五一群,为一道数学题争的面红耳赤的他们是否还在?一切都已远去了,那番抱负,那种理想,都随着时间渐行渐远了。
  
  如今,只留下我形单影孤的回到学校,耳边响着同学们的欢呼声,令我心潮澎湃在那里,每天都在重复着合与离、离与合的乐曲。那几辆晚归的自行车不正是往日学习生活的写照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