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的第一次汇集了我们的人生


 当生命重复了无数次的契合,留在记忆深处的还是那永远无法磨灭的第一次。对于我们这些七0后来讲,在挑起工作与家庭的双重重担,倍感沉重时!那第一次,就成了我们心灵憩息的那汪清泉。
  许多的第一次汇集了我们的人生
  童年中记忆最深的,是第一次挨父亲打。那时我是个孩子王,一次从家里钱包里偷出了十元钱,招呼了几个伙伴,没去上学,将书包藏在了我家麦地里,到邻村商店去买吃的,那时上二年级,人家卖东西的见拿十元钱买东西都不买。等疯够了去取书包,却怎么也找不到,天黑了,只好硬着头皮回家,到了家中,看到我们几个人的书包都在我家炕上了。父亲气急了,拽起我就打,妈妈一边拉着一边哭。那情景,我现在记忆犹新,那次打端正了幼小的人生态度。
  
  第一次自豪地认错。上六年级时,我们这一帮嘎小子每天放学都在一起东窜西窜,还学大人抽起了烟,那时是抽仙人,雪茄烟,烟纸有淡淡的甜味。不知怎么被班主任知道了,一次班会上,邵老师叫我们抽过烟的同学站起来,谁都不肯站出来,大家你瞅我,我瞅你。我第一个站了起来,那是我当班长,随后,全班男生,除了两个人外,全部站了起来。邵老师怎么批评的我们,我记不起来了,不过,那次以后,一直到现在,我没有吸过烟。
  许多的第一次汇集了我们的人生
  今天注定是繁忙的一天,许多工作要在月底前结束,难挨的暑期工作也进入了尾声,后暑期工作拉开了帷幕,相信许多同行都不能理解何为暑期。暑期对于我们来讲,就是一天紧张二十四小时,七月至九月没有节假日,离开工作岗位就得向主管领导请假,一句话,就是这两个多月全都卖给了党。
  
  一早醒来,在单位吃过早饭,就急着往局里跑,前几天抓了少管在逃的,还涉及一个抢劫案,卷要送到局里法制部门,催了好几次了;第六次人口普查户口整顿工作进入尾声,登统表如何填写,还得请教户政科的民警;任务部署会上午召开,还得参加。到了十点半钟,别的事总算完成了,刚好赶上开会。会议刚一开始,电话就响个不停,都是村里问户口整顿工作的,还不敢接,会议纪律特别严。前几天参加会议,正赶上单位有案子,民警打电话请示,原以为工作上的事,领导不会说什么,一接电话,就被领导狠批了一顿,“就你有工作,就你忙”,这段时间,领导也是被熬的焦头烂额,咱就学学阿Q吧......会议结束后,紧着就回一通电话,边打边往楼下跑,找局长报前几天的案子,汇报完之后,十一点半了,开车回单位。吃午饭时,叫副所长一点半叫我,到村里布置检查户口整顿工作。吃饭后,休息了一下,不到十二点半,怎么也躺不下了,起来找登统表,发现一个村的户口整顿资料已经报上来了,简单看看,我的头一下大了,村里完成的和我布置的,简直是差之千里。叫起副所长,开车就奔村里了。我们哥两紧追紧赶,直到下午三点半,走了四个村,我们两个讲的也是口干舌燥,离下午的会还有三十分钟,只好回所,叫上内勤到局里开会。
  
  开过会,直奔任务现场,天上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我们要在露天里执行近两个小时的任务,穿着雨衣,很闷,索性就脱掉,任由小雨飘洒,望着一望无垠的青纱帐,觉得也是休养生息的好时间!同事打过电话说“哥们,告诉你个好消息”,“?”,“你的车右前轮没气了”,真衰!!!好不容易挨过了这两个小时,下午六时十分,总算能回家了,当然得先解决轮胎的问题!开车回到县城,和内勤说“都回家吃饭吧”。其实,女儿这几天一直在发烧,昨天下午抽空带她到医院看了看,今天说什么也得回去陪陪她了。
  
  总算到家了,神经一下就松了下来,每天回家都是带着一身的疲惫!

相关阅读: 那座旧车棚更激起我无限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