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皇帝喜欢大家的原因就是河南产粮


  昨天看到一条长微博被很多河南人转发,微博上面洋洋洒洒的罗列了一大堆牛人、牛事。就是告诉你河南有多牛X,目标读者其实并不是那些对河南有地域歧视的人。河南人当然有其自豪的理由,按照丁文江先生对《二十四史》中立传人物的籍贯统计结果,河南居第一位。从中华文化勃兴时期的老子、墨子、鬼谷子、庄子、韩非子再到新儒家一代宗师冯友兰,中原先哲代有著述,立言之作史不绝书,历代皇帝喜欢大家的原因就是河南产粮足见中州人文之盛。
  
  我们知道,河南居中原腹地,可谓是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中土、华夏、中华、中国等词汇均源自河南,人文始祖黄帝亦诞生于此。问题来了,人才辈出的河南为什么会成为地域攻击的对象?答案就一个字:豫。有人又会说了:胡说八道,这不是河南的简称吗。所谓“凡大皆称豫”所以豫就是大的意思,我们常说一言九鼎,九鼎指的就是九州,大禹(河南人)治水后将天下分为九州,豫州居其一,所以豫州就是九州当中块头最大的那个。直到现在,河南也是中国的人口大省,农业大省。回答问题之前,我先列举几个河南的城市:洛阳(十三朝古都)、开封(七朝古都)、安阳(七朝古都)、以及郑州(五朝古都)。粮食多了人多就不奇怪了。像《清明上河图》里描绘的就是北宋都城开封的繁华景象。明眼人都知道,河南是个好地方。
  
  好东西就会有人争,用什么争呢?用战争,用斗争。有人又会骂娘了,你说这么多他娘的和地域歧视有毛关系啊!现在来回答问题,其实歧视的原因我已经给出了,就是河南的简称——豫。接下来就给大家给出理由,第一个理由:人口大省,这就是问题。前面没有提到一件事,就是河南地处黄河中下游这件事。桀骜不驯的黄河裹携者上游沿岸的泥沙滚滚而来,一到河南便失了脾气,留下了万野良田哺育华夏儿女,随后又缓缓东去。然成也黄河,败也黄河,历史上黄河发生无数次的改道,有天灾,也有人祸,有人扒过,也有人炸过,无论怎样,受苦的都是老百姓。问题是有时候,旱灾,蝗灾,战争,水灾会扎堆的一起来,所以河南人就更悲催了。去年冯小刚的电影《一九四二》演绎的就是苦难的河南人民,大家知道,河南人逃荒就人关内(潼关),山东人遇灾则奔关外(山海关)。可以看出,人越多的地方就越容易发生吃的问题,他们去的地方也都是产粮的地区。“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人在饥饿的时候总会连道德一起吞到肚子,势必会在逃荒的途中做些为道德君子们所不齿的事,故而长此以往河南人渐渐声名在外。
  
  前面给出的理由乍一看似乎有点道理,问题是事实果真如此吗?事实当然不是这样,只要一个理由就可以推翻,那就是清朝之前的文献无论是官家史书,还是稗官野史亦或是文人笔记都没有数落河南人的,相反,他们对河南人的印象几乎都用四个字——淳朴敦厚。第一个理由既然解释不通,我们就来陈述第二个理由:农业大省。我们知道,河南是中国粮食的主产区,而农业在河南的战略地位也是国家指定的,因为粮食安全是国家安全的保障,前些日子河南周口的平坟造田就可以看出一斑。有人说美国的小麦运到大连港还不到三毛钱,还种什么地呢!对此我只能说“法海你不懂爱”。有人又开始犯糊涂了,河南人给中国人种粮食好事儿啊,这怎呢就地域歧视了呢!先不说中国人有没有这觉悟,我来解释原因,既然发展农业,其他产业就相对来说落后,落后就穷,穷了就全国各地去做生意赚钱,而赚钱就得缺德,缺德就要被骂娘。中国人向来嫌贫嫉富,在重农抑商的小农经济时代,当然不会有土壤使其着床生根,然当拜金主义大行其道时,这种成见便旁生侧枝四散而来。这似乎能解释的通。
  
  还是那个问题,事实果真如此吗?只要一个理由就可以推翻,比河南穷的地方多了去了,比如我的老家宁夏,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河南。大家一定记得当年在台风“麦莎”来袭时,三次跳入冰冷海水中救出落水女青年的那个小伙子,更不会忘记事后他在派出所做记录时留下的那句话:“我是河南人,我叫魏青刚。”
  历代皇帝喜欢大家的原因就是河南产粮
  中国向来不乏有地域歧视的人。有人又会说了:老子最痛恨两种人,第一就是有地域歧视的人,还有就是河南人。前面说了,老子其实就是河南人。可以看出,中国人向来就瞧不起中国人,就像电影《霸王别姬》里的那句经典台词说的:感情欺负中国人的都是中国人。即使没有河南,我们还会另外再去找另一个河南。问题还是那个问题,为什么会选择河南。依旧不做回答,这里我举一个例子,大家不妨从另一个角度去思考一下。中华民国时期,河南大学是国内屈指可数的知名大学。新中国成立后,河南高大学一夜间从建国前国内的一流大学沦落为一般大学。同时国家对河南教育投入少得可怜,比如全国211工程大学中河南仅有一所(郑州大学),985工程的大学河南全省没有一所,这些与河南人口资源严重相背,再加上中国高考制度存在的弊端,河南省深受其害。这种状况到目前都没有改观。
  
  说到对河南的地域歧视,我不得不提一个群体,也是我之前讲到过的,就是节操尽失的媒体,为了吸引眼球,在人们已有的成见上推波助澜,利用民众心中戾气,来使自己珠光宝气。聊到这里,我依旧没有回答开头提到的问题,不过我可以笼统概括一下,那就是中国大多数问题归根结底都是人口问题。
  
  最后留一个问题给大家:事实果真如此吗?
  
  ]最近社会各界都在高调纪念已故领导人习仲勋同志,央视这两天正在播出大型电视纪录片《纪念习仲勋》,有人会说了,由于习老和习主席的特殊关系,纪念活动更应该低调才是。我们就来分析,这一举动究竟在向社会传达什么。习总书记之前就说过:“物先腐而后虫生”,而唯有改革才是治本之策,什么是改革?改革的本质就是放权于民,就是与百姓分享改革红利。这就要触碰动既得利益者的神经,李克强总理之前就说过:“触碰他们比触碰灵魂还难。”我们总是批判政府裹足不前,要知道改革需要极大的勇气,不单要有勇气与既得利益者博弈,还要有勇气面对无法预知的改革风险。面对阻挠改革的这股力量,经验告诉我们只有避其锋芒。成功的作法就是用开放倒逼改革,前两天上海自由贸易区挂牌成立,其目的就是如此。有人将其称之为中国的第二次开放,面对各股势力的疯狂阻扰,李克强总理依然坚持成立自贸区,可以看出新一届政府的改革决心。
  
  再来说习老,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的急先锋,曾经主政改革开放最前沿的广东,见证了一夜城深圳的崛起。现在我们可以回答之前的问题,那就是这次的纪念活动其目的就是传达新一轮改革信号,为改革争取强大民意。
  
  我们应该做什么呢?当然是全力支持改革,然而是改革就有风险,我们当然不希望改革失败,但我们也要有准备去面对失败,这样我们的政府才有决心去深化改革,因为他们的背后有更强大的民意支持。
  
  桂花香提醒您,十月是个特殊的月份。
  
  众所周知,十月是一年一度的诺奖开奖季,按照惯例,文学奖得主最先公布,结果大家都知道了,最终由加拿大作家艾丽斯·芒罗获得。中国人这时候都在做什么呢?有事不关己的,包括那些不知道还有这么个奖的,我爷爷就归于此类;也包括那些知道的觉得没必要知道的,我爸爸就归于此类;还有那些纯粹就是看热闹的,我则可以归于此类。当然了,还有幸灾乐祸的,说村上春树又没有获奖,言外之意是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其实是为去年莫言的获奖沾沾自喜。
  
  出版商又开始忙活了起来,译林出版社和江苏人民出版社分别宣布拥有芒罗作品的中文版权,闹得不可开交。中国人向来是缺乏阅读习惯的,但他们多具有盲从的习惯。莫言得奖之后,方才知道中国原来有这么个写书的人,于是就去排队买他的书,买回来看不看呢?很少有通读的。那为什么还要买呢?就跟一大堆政客和商贾去听霍金的演讲一样,一觉醒来,演讲结束,出去和人聊天时自鸣得意,心想老子也是见过霍金的人。所以说中国无论是居庙堂之高达官贵人,还是处江湖之远的贩夫走卒,都迫切的想去证明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理?两个字:自卑。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会成为第一奢侈品消费大国的原因,一个劲儿的证明自己有钱,归根结底是心穷。事实上所有畸形的社会心理其形成原因不外乎两个:自卑亦或是自负。中国人的这种自卑源自鸦片战争以来所受西方列强的凌辱,及中国在近现代世界科学文化史上的无所作为。还有一部分人又开始骂政府了,我们有些人有事没事总喜欢批评政府,骂完之后又开始琢磨着如何挤进政府,不做赘述。
  
  在诺奖的获奖名单中,有12人是华人,其中具有中国国籍的2人,6名除籍的,剩下的就是华裔了,包括杨振宁、李政道以及在莫言之前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高某。有人会说了哪来的2人,不就莫言一个人吗?我说一件事情,前一段时间,国务院通过条例允许外国游客可以在北上广深等城市72小时免签证过境,细心人发现被允许的国家中不包括挪威。这是因为2010年诺奖委员会授予中国某位公民诺贝尔和平奖,详细缘由不做论述,事后某国政府开始对挪威实施制裁,有人认为2012年莫言的获奖是挪威对中国政府的示好,亦不做谈论。
  
  再说一个数据:获奖名单中有186人是犹太人,其中包括大科学家爱因斯坦。那些自诩中国人和犹太人世界上最聪明的两个名族的人又开始找理由了,他们会找出一大堆借口,比如梁启超、鲁迅、矛盾、老舍本来都有机会得奖的,有些是自己拒绝了(如鲁迅),有的死的不是时候(如老舍、矛盾、沈从文),我告诉大家,这些都是我们自己杜撰,没有的事儿,我们这样说的理由还是自卑。
  历代皇帝喜欢大家的原因就是河南产粮
  再如我们最有机会得奖的那次,就是由北京大学钮经义,邹承鲁、季爱雪及汪猷等人在1958年及1965年间首次合成牛胰岛素结晶,引起世界广泛关注。并不是向我们说的那样,是因为诺奖不授予三人以上团体(诺贝尔和平奖例外)而失之交臂。事实是我国科研团体一直向诺奖委员提出申请,包括杨振宁在回国后一直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呼吁授予该成果诺奖,后来虽被多次提名,但因为一系列隐藏的政治及其他因素的影响,最后并未获得。其实至少还有6位华人是有资格获奖的,其中包括中国的核物理学家赵忠尧(1930年发现正电子存在)、王淦昌(1959年发现反西格玛粒子)以及华裔女物理学家吴健雄(1956年验证弱相互作用下的宇称不守恒),还有3人由于某些原因这里不做叙述。
  
  单就文学奖来说,诺奖的光环是耀眼,但没得奖丝毫没有让那些启迪人类灵魂的文学大师身色黯淡。比如我们熟知的列夫·托尔斯泰(小说《战争与和平》及《安娜·卡列尼娜》的作者)、法国作家埃米尔·左拉(自然主义文学的代表人物)、马塞尔·普鲁斯特(小说《追忆似水年华》的作者)、挪威剧作家亨利克·易卜生(代表作为戏剧《玩偶之家》)、德国作家法兰兹·卡夫卡(小说《变形记》的作者)等等一系列大师。就说卡夫卡,马尔克斯受他小说的启发写了《百年孤独》,开创了魔幻现实主义文风,遂获诺奖,莫言看了马尔克斯的小说之后说:这都能获奖,我的老乡蒲松龄200年前就这样写。于是他也这样写,也得奖了。你能因为没获诺奖就去否认卡夫卡的伟大吗?答案不言自明。
  
  再举一个例子,1958年前苏联文学家巴斯特纳克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他给瑞典皇家学院发电:“极为感谢!激动!荣耀!惊讶!惭愧。”由于当时两大阵营正处于冷战时期,他被全国舆论谴责,接着被苏联作协除籍,甚至有人举著标语游行要求驱逐出境。巴斯特纳克对此始料未及,无奈之下宣布拒受诺贝尔文学奖。由于巴斯特纳克的委曲求加上世界舆论的帮忙,他仍得以留在自己的祖国。他再次致电瑞典皇家学院:“鉴于我所从属的社会对我被授奖所做的解释,我必须拒绝领奖,请勿因我的自愿拒绝而不快。”并在痛苦与孤寂中度过他苦难一生中的最后两年。他是诺贝尔百年历史上唯一一位在生前不仅未曾因获奖而取得荣誉,反而招致耻辱和灾难的文学奖得奖者。问题来了?是什么让前苏联人对于诺奖“不以为荣,反以为耻”呢?联系到我们的诺奖情结,大家包括整个国家不妨反思一下。
  
  这里我不去解释为何中国科学家无缘诺奖的深层原因,不过我敢和你打5毛钱赌,在不远的将来诺奖的领奖台上一定会出现中国科学家的身影的,而且不止一个,并且我们大多数人都会见证这一天的,原因依旧不做赘述。
  
  总结:无观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