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历史以绝尘而去 但古城早已把它凝固成永恒


 2010年的11月5日,我走在延辉门时,两边商家的音响吵得让人心烦。
  
  过了延辉门,走在延辉街道的石板路上,突然间停电了,延辉街的一条街立刻安静下来,古城立刻安静下来。
  
  古城安静下来的感觉真好。
  
  街上的人也不多,时间与小城两下相忘,仿佛从来都如此刻一样。
  
  恍若回到明朝,回到六百年前的明朝。我想:那时的古城也会是这样静静的。
  
  如果古城里静静地,沿街的商铺不吵吵嚷嚷,可能会更充满明朝的味道。
  
  11月的阳光,照在人的身上,温暖而舒服。
  
  我一直向前走去,径直走到钟鼓楼下边。看到历经五百多年沧桑的钟鼓楼,灰色的砖石已经千疮百孔,五百多年的时光流过去,钟鼓楼已呈衰老相。古老的格局依稀让人想到很久很久以前。我仰视钟鼓楼顶上的枯黄蒿草,头顶上瓦蓝瓦蓝的天空,蓦地有一丝伤感袭来,遥想明朝的天空是不是也是这样,突然有一种想流泪的感觉。
  
  我围着钟鼓楼走了一圈,抚摸着遍体带着岁月痕迹的青砖,心里竟觉得酸酸的,噙着泪走过券洞,走出钟鼓楼。
  
  这时,有个板车师傅对我说:“坐车在古城走一圈吧!”他一定以为我是一个外地人,因为本地人都是来去匆匆,没有人停下看看古城,没有人停下看看钟鼓楼,没有人在古城的街道上张望寻找。于是,我就成了板车师傅眼中的外地人。
  
  我第一次这么长久地站在钟鼓楼前凝视,心里有一种惶惶然,我突然害怕失去这座钟鼓楼,它的衰老让我感到害怕。我从来没有过这种害怕的感觉,我责怪自己是不是杞人忧天。
  
  今年的深秋时节,我独自走上城墙,从延辉门上到延辉门下,整整走了一圈,3274米,我们兴城的古城墙。沿城墙走不是第一次,有过数次,都是陪同记者或外地朋友,而这一次,第一次自己走完整整一圈的城墙。途中无人处,独自享受一种古朴宁静的感觉。站在古城墙上,你会看到,古城内的一条小小的街巷,静静地,偶尔有一两个行人。瞧,那家人家的院子里满是盛开的红色大丽花,房顶上一群鸽子在“咕咕”地叫着,浓浓的生活气息,纯朴的民居民风到处可见。这时让我有一种错觉,仿佛回到了明朝,也许那时就是这样静静的、纯朴的。我很感谢古城,让我享受遥远的明朝,遥想明朝。
  
  走在城墙上,想着古城的前世今生,想到六百年前筑城的情景,想到六百年后也会有人走过这个城墙,是不是一如我一样感叹时光的流逝。夏天陪同辽宁作家采访团来时,城墙上可以抚摸到盛开的粉色芙蓉花,这个时节,芙蓉树上长的角类东西,在秋风里摇晃着,哗啦哗啦地响着。在城墙上漫步一圈,便穿越了六百年。在这里,你会感叹时光悠悠,当你不经意时,你发现时光流的很快;当你经意时,你发现时光流的更快。远处,那个唐朝的陈子昂正在慢悠悠地吟诗,而时光瞬间到了今天。
  
  古城不言不语,她守望着这片让人心生温暖的土地,这种守望,纯粹中带有沉稳的低调,五百八十多年不慌不忙、执着而坚定。正是有了这份执着和坚定,才使她从头到脚、从内到外,经年散发着质朴的气息。
  
  走在古城墙上,我触摸着古城,仿佛触摸到了古城历史的体温;走进古城,捡拾散落在城墙厚壁上的岁月残片,我看到了兴城的历史行程。春秋更序,一代代人在这里繁衍生息,人生哀乐、岁月悲欢,一个个故事在这里上演,。
  
  呵呵,古城静下来的感觉真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