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在我时光里留下了大家深刻的印记


  我之所以要把养兔子这件事情记录下来,我之所以吞吞吐吐、欲言又止,是因为这件事也给我的记忆深处留下了一段隐隐的伤痛。
  
  农村的家家户户都要养些猪鸡猫狗牛羊骡马什么的。那时候在我家,我们兄妹四人大抵的分工是哥哥主要负责养骡马,姐姐和妹妹负责猪鸡猫狗,而我主要负责养兔子。
  这件事在我时光里留下了大家深刻的印记
  我养兔子,不是一般小孩子简单饲养的一两只或是十几只,而是三四百只。当时的我俨然是一位拥兵百万的统帅了,那场面可算是大气恢弘,气派十足。
  
  那两年因为养兔子,我家后院的园子都不栽种了。大大小小的兔子遍布了我家的后院。白色的,灰色的,黑色的,银灰色的,还有花色的。
  
  别看它们都是我们心目中可爱的兔子,然而它们一个个的脾气和秉性可有很大不同哦。
  
  老的奸猾,壮的凶悍,小的调皮。
  
  一声口哨,它们就都从四面八方聚拢来。而那几个老的却总是不以为然的样子,漫不经心地跳将过来。别的壮的小的都已经跌跌撞撞、挨挨挤挤了。可是那几个老家伙只是在外围不紧不慢地观望。因为它们很清楚,我是一定会把食物分发到几处的,甚至要挑拣些好的扔到它们的嘴边去。说实话,我可不敢怠慢它们,经验老练的它们可是整个兔群的核心,稳定大局、团结军心就靠它们了。
  
  一条名字叫野鸡脖子的青绿的长蛇,许是来捕食幼兔,引起了兔群的骚动。小的兔子四散开来。而那壮年的可真的无畏而凶悍,它们用后脚掌把地蹬得啪啪地响,用前爪扒挠,去和长蛇搏斗。不论长蛇使出多么毒辣的招数,壮兔们是丝毫都不退缩和害怕的。它们齐心合力,但又先礼后兵。它们不会一起攻击长蛇,而是轮番上阵。这样的争斗,长蛇是占不到任何便宜的,往往都是被兔子弄得遍体鳞伤,最后逃之夭夭了。
  
  一看到长蛇逃跑了,小的兔子就也跟着耀武扬威起来,跳过去跟受伤的长蛇耍起威风来。这还不够,它们庆祝胜利的方式可谓让人头疼得厉害。从这头跑到那头,又从那头跳回这头,蒙蒙撞撞的没有一点好个式,速度极快而且一蹦三尺高,有时刹不住车,会撞到我的身上或是墙壁上。撞到我身上的,自然是把我撞得生疼,而撞到墙壁上的就可怜了,一下子瘫软下来,眼巴巴地看着我了。
  
  人家老的壮的吃饱喝足了就都安稳的休息了。可是这些小的就是不安生,三五成群东一趟西一趟地撩闲,随地小便不说,粪蛋子也到处拉。哎,我可是真的管不了它们。
  
  我最喜欢的是那几只银灰色的小兔子。那银灰的颜色光鲜亮泽,很惹眼、很少见。它们往往也都温顺和气,很让人喜爱。
  
  一天早晨,我去喂兔子,却少了一只小银灰。我四处寻找,终于在角落里发现了死去的它。为什么呢,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还是得了什么病,我不得而知。我为它清理了面颊,梳理了毛发。我流着泪伤心地把它埋葬在墙外路边的一角。我把埋它的土坑挖得深深,为它铺就了稻草,盖上了丝麻。我把它的坟头填得高高,还修了四围,栽了野花。我每天上学放学都会看到它,想起它银灰的颜色和它可爱的样子。
  
  给兔子们弄吃的可是要费一番功夫和力气的。于是我就在上学的时候带上个大大的袋子。课间或是体活课的时候,我就到校园周围给它们弄好吃的。中午和晚上各一大袋子,满满的扛在肩上。这还不够,有时候还要拽上几枝树枝。早晨更要早早地起床,要去山坡和野地里给它们割饲草。听说兔子是吃不得早晨的露水的。于是有露水的早晨是要先把露水打掉,割回家后经过晾晒才能喂给它们。
  这件事在我时光里留下了大家深刻的印记
  好多回晚上趁着月光到田地里割饲草的情形至今还让我记忆犹新。
  
  玉米地里的抓根草是兔子的所爱。我就经常趁着月光去山边的玉米地里割抓根草。
  
  夏夜草间的蚊虫很多,咬人也格外地痒痛,不过为了那些饥肠辘辘、嗷嗷待哺的我的兔子,我只有隐忍了蚊虫的叮咬和叮咬后的痒痛。
  
  “扑愣”一声,也许是一只山猫吧,也许是一只野獾,就在我不远的地方串了出去,吓了我一跳。
  
  这么晚了怎么还有脚步声,我竖起耳朵,那声音越来越近。怎么是奔着我来的。“我可抓到你了,你给我出来。”接着就是一道手电筒的刺眼的光亮。原来是本家的二爷爷,他是我们村上雇佣的看青员,在这里看青呢。(看青就是看地里的作物不被人盗取或是破坏),我只好老老实实地交代,弄得我们爷俩都哈哈大笑。
  
  割满了几个袋子,我也早已饥肠辘辘了。二爷爷心疼我,帮我把饲草码放到自行车上。刚走到岔道口,两只凶巴巴的绿眼拦住了去路。是遇到了狼,就离我有二三十米远。从来没有和狼这么近距离的遭遇过,那场面可真是持刀相向,狼和我谁都不敢向前。我的饥饿和疲乏全然没有了。那狼用凶光紧紧地盯着我,它在原地急促地打转。是传说中的那一只瘸狼吗?我分明地看出它一跛一跛地行走。我可是听说最近有一只右后肢断了的孤狼在附近来回地串山。
  
  “狗怕猫腰狼怕火烧”。我可没有带火,不过二爷爷应该有吧,我赶紧大声地喊二爷爷过来。二爷爷要我必须稳住,更不能后退。看来他是老有经验了,我心里不免安稳了许多。
  
  情急之下,二爷爷点燃了头上的草帽。看到火光,那狼果然身体一耸,像是吓了一跳。“狭路相逢勇者胜”,我们一起向前,一起大声地驱赶那狼。那狼果然和我们相持了一小会儿之后便迟疑着转了身一跛一跛地上了山坡,给我们让开道路。
  
  幸好遇见了二爷爷,要不我可要真的和狼亲密接触了。不过当时我也真的没怎么害怕,不就是肉搏吗,我手里有锋利的镰刀,怕什么。也许还会猎得它呢。轻狂年少吧,不过直到现在我还是那样想。可是如果遇到的是一只健硕的狼呢,或者是几只狼呢,我又后怕了。
  
  也许是深秋吧,也许到了初冬,因为玉米的秸秆已经堆满了我家的后院,我的兔子们也都在秸秆垛子里自由的打洞,欢畅地玩耍。
  
  那个早晨我记得很清楚。我去我家的后院给兔子喂料食。可是任由我打了几声口哨,也只有几只老兔子跌跌撞撞地围拢来。
  
  一夜之间,只那一夜之间,我精心饲养的三四百只的兔子就都死掉了。那些曾经是和我朝夕相处的鲜活的生命。我伤心得不止地流泪,我像似丢了魂魄一样地木然。
  
  我恐惧于这一种瘟疫一样的病症。
  
  那么多的亲戚和邻里来帮忙把这三四百只的兔子“杀”掉。
  
  每只兔子按个头的大小,只廉价地买到了两三块钱。是我和父亲骑自行车一起去了锦州城买给了一个加工兔子肉的黑心老板。
  
  父亲对我说——这些兔子是你养的,你妈说让我用这钱给你买点什么,你看买点什么呢?
  
  我不做声,只是不断地流泪。
  
  我别的什么都没要,只花了十一元钱在百货大楼里买了一块电子手表。因为我觉得有了这块表我便可以很精准地安排我的劳动和学习。而这手表对于农村的孩子来说也应该算是那个时代很奢侈的商品。
  
  回到家里,父亲夸我懂得节俭。母亲却责备父亲为什么不再给我买一身衣服或是买一双鞋子。
  
  打那以后,我再没有养过兔子,也很怕养什么东西。因为我真的很害怕,就如我在《雏雀》里说到的一样,我害怕的是我的生命里就此多了一份彻心的怜惜,一份不舍的牵挂和一份抹不去的伤痛。

相关阅读: